宝玉一语成谶,预言紫鹃会骗他

57回,紫鹃想试试宝玉对黛玉的心究竟实不实,就撒了个谎说林妹妹要回姑苏家去,以此来打听宝玉。没想到宝玉这痴少爷就确实了,急得了不起,眼也直了,四肢也冷了,话也不会说了,掐着人中都不知道疼了,已死了大半个了!奶母李嬷嬷都大哭着说不中用了,袭人更是急得满面急怒,冲进潇湘馆责问紫鹃,连礼节尊卑都顾不得了。宝玉半条命都去了鬼域了,他万万没想到这是紫鹃在撒谎呢,好在他见到紫鹃后就好起来了。但其实在这之前,宝玉就说了一句话,“预言”紫鹃会骗他,真可谓一语成谶。

时刻回到48回,呆香菱找林黛玉学作诗。林教师先是给了香菱小同学一本《王摩诘全集》,并且通知香菱说,凡有红圈的都读一遍,有不明白的就问宝钗,或许来问林教师也行。学霸香菱同学夜以继日,没几日就把教师安置的使命完成了。这日,她拿着此书去潇湘馆找林教师“交作业”,把自己的读后感说给教师听,并请教师点拨。

香菱正讲着自己的读后感时,宝玉和探春姐弟俩也来潇湘馆串门。见香菱在讲诗,他俩也坐着听住了。听了香菱讲诗,宝玉大喜,忙赞香菱说“‘三味’你已得了,你就做起来,必是好的。”探春也欣赏道:“明儿我补一个柬来,请你入社。”仅仅香菱从小被拐卖,在拐子打骂恫吓中长大,后来又被薛蟠抢了去做妾,终年受呆霸王的欺辱,她早没了自傲,因而听到探春说请她入诗社,她就认为探春是玩笑她。

所以她对探春说:“姑娘何必玩笑我,我不过是心里仰慕,才学着顽算了。”这时,黛玉和探春也谦善起来,提到:“谁不是顽?莫非咱们是仔细作诗呢!若说咱们仔细成了诗,出了这园子,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。”宝玉听了就不服,说黛玉和探春太妄自菲薄,并表明自己早就把她们作的诗传到外面去了,外面的相公都非常叹服。

但黛玉和探春毕竟是大家闺秀,又是未出阁的小姐,传闻宝玉把她们的诗传到外头去了,还给相公们看了,就着了急,忙问宝玉:“这话真的么?”宝玉笑道:“扯谎的是那架上的鹦哥。”

“扯谎的是那架上的鹦哥”,这句话多风趣?后来鹦哥公然说了个谎话,并且仍是差点要了宝玉命的谎话。想想宝玉被鹦哥那句“你林妹妹回姑苏家去”的谎话骗得要死要活的姿态,再想想此时宝玉说“扯谎的是鹦哥”,这画面真让人哑然失笑。宝玉公然是“预言帝”啊,竟然能预言到鹦哥会骗他。(注:鹦哥就是紫鹃,她本来跟着老太太,跟了林姑娘后才改名为紫鹃。宝玉虽然的是潇湘馆那只会说话的八哥,可偏紫鹃原名就叫鹦哥,这也是挺风趣的事。)

这么说不免让人觉得牵强了,可谁让《红楼梦》处处是谶语呢?有些话得反复读许多遍,才干体会其间的兴趣。比方有一回,王夫人问黛玉病好些没有,又说起太医引荐过一味丸药,很合适黛玉,仅仅想不起姓名来,宝玉胡乱猜了许多都不对,这时候宝钗说了句:“想是天王补心丹?”这句话若不联络整部书来看,还真看不出兴趣来。“天王”二字,其实就是指宝玉,而黛玉又是由于不放心宝玉的原因,才弄了一身病,所谓“解铃还需系铃人”,她的病还得宝玉这个“天王”来“补心”才干好呢,这味可不就是“天王补心丹”么?这么一联络起来,宝钗这句话就特别有意思了,并且特别喜感风趣。《红楼梦》里其实很风兴趣,仅仅不反复读好多遍,很难体会到其间的神韵呢。